14日中午,在潍坊安丘姜蒜批发商场,一有拉姜的货车进入,还不等停稳,马上就会有小伙子跳上车看货。这些小伙子都是收姜的,如果相中货,马上会上前把货主拉到一边谈价格。 六毛,出不? 少了六毛五不卖。

在正常情况下,一斤姜卖到0 . 7元以上姜农才能够本,捞不回本钱,姜农陷入 卖还是不卖 的矛盾中。

只要有姜过来立马 黏 上姜主

13日,在安丘姜蒜批发商场内,一群人在争抢货源,只要有车过来立马跃上车,碰到好货便 黏 上姜主。新姜还没顶上,当下正是市场上缺姜的时候,谁手里有姜,只要不贪心很容易出手。但是跟市场上大姜 吃香 不同,收姜碰到了难题。

姜农刘庆华种了五亩大姜,去年收成不错,亩产接近万斤,现在还有近两万斤在窖里。刘庆华算了一笔账:种姜之前要先熏地,预防发生姜瘟,一亩地就要花费

按目前每斤6毛左右的收购价格,刘庆华每亩要亏近

潍坊市生姜行业协会副会长张其录说,

以前我敢估价,现在不敢了

大姜收购商刘先生说,之前通过电话联系,就有姜农拉着姜上门卖,最近姜农舍不得了。而且,现在正处于老姜消耗殆尽,新姜还没跟上的时期,只能上市场上搜罗一些散户。

在洗姜厂工作的刘汉强说,舍不得卖多是没算过账,他家里种了两亩,老早就卖了,出来打打工,一样可以降低损失。 犯不着为了那几千块钱整天磨叽,挣钱的时候也挣了,亏一年应该的。

姜价在过去十多年里,基本遵照着 三年一跌,一跌一两年 这样的规律。 以前我敢估价,现在不敢了。 张其录说。

张其录研究姜价已经多年,数据烂熟于胸,以前哪年涨、哪年跌可以预测个八九不离十。张其录说现在不敢预测了,目前信息流通快,有时一些莫须有的消息也会左右姜价;加上这种散兵游勇式生产方式的大背景,价格变数太大。

另外,在销售环节,目前潍坊商超内的姜价在1 . 2 元-1 . 8 元之间,流通、房租等成本成为影响姜价的主要因素。

心理和信息博弈愈演愈烈

黑埠子市场三天不见姜,姜价就得涨三毛。 市场上有这句传言,黑埠子市场就是安丘的姜蒜批发商场。

有行业数据显示,全国的生姜种植有2

某地下冰雹了,几十亩姜田被毁。 这样一条消息,就可能在坊间传开,形成减产的舆论,从而引起姜农惜售。收购商也时不时会放出风,外地跌价了,不卖还得降。这样的心理博弈在近些年愈演愈烈。另外,齐鲁晚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虽然目前有利用生姜提取姜黄素、制姜油等深加工、附加值高的产业,但是用量较少且使用质量好的大姜,对生姜的价格影响有限。

张其录说,目前有计划通过政府层面分配种植面积,再加上运用电商和打造品牌来改变姜价波动幅度过大的现状,不过,还处于探索阶段。